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和Jerry一起成长

让青春来做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杞人也是一位历史学家 (余萍)  

2011-08-23 11:58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杞人也是一位历史学家 (余萍) - eujerry - 和JERRY一起成长

 

《列子·天瑞》有这样一则寓言——
  从前有个小国家叫杞(qǐ)。杞国有一个人,整天担心天会崩塌下来、地会陷落下去,害怕自己没有容身之处,弄得吃不下饭,睡不好觉。
  另有一个人却为他的忧愁烦闷而牵挂,便去开导说:“天,不过是积聚的气体罢了,没有一个地方没有气,你一举一动,一呼一吸,整天都在天中活动,为什么还担忧天会塌下来呢?”
  杞国人说:“如果天真是由气体积聚起来的,那么太阳、月亮和星星不就要掉下来了吗?”
  开导他的人说:“太阳、月亮、星星也是气体积聚而成的,只不过会发光的罢了,即使掉下来,也不会伤人的。”
  杞国人又问:“地要是陷落下去怎么办呢?”
  开导他的人说:“地,不过是堆积起来的土块罢了。到处都是,没有一个地方没有土地。你践踏行走,成天地在地上活动,为什么还要担忧它会塌陷下去呢?”
  杞国人听了,才抛掉了忧愁,高兴起来。开导他的人,也高兴地放心了。
  
  千百年来,这则寓言成了讽刺意味的成语,如李白诗云:“杞国无事忧天倾。”就是对杞人的一种嘲笑。于是乎,杞人被戴上种种帽子。
  
  一曰:“庸人”。头顶蓝天,却整天担心蓝天会崩塌下来;脚踏大地,却成天害怕大地会陷落下去。这是胸无大志,患得患失的庸人。“天下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。”
  
  二曰:“儍子”。明明天高地硬,怎会天蹋地陷呢,不好好地过他的太平日子,偏要胡思乱想,这不是傻子吗,只有儍子才会这样!
  
  三曰:“悲观主义者”。大家都在平平静静安安全全的生活,抬头看天,低头看地,谁也没有想过天会塌、地会陷。惟独这个杞人凭空生出很多悲观来,怀疑天会塌地会陷的问题。这不是自讨苦吃吗?
  
  四曰:“精神不正常”。杞人成天担心天会塌,地会陷,无以自拔,吃不下,睡不着。用今天的话说,这个杞人“神经过敏”、“有毛病”。在当时的人看来也是“精神不正常”。
  ……
  还有不少嘲笑杞人的说法,不一一罗列了,总之,千百年来杞人成了愚蠢无知的典型。对此,周国平发出了异议,他以《杞人是一位哲学家》为题发表了一篇短文。周文说:“杞人是一位哲学家。试想,当所有的人都在心安理得地过日子的时候,他却把眼光超出了身边的日常生活,投向了天上,思考起了宇宙生灭的道理。诚然,按照常识,天是不会毁灭的。然而,常识就一定是真理么?哲学岂不就是要突破常识的范围,去探究常人所不敢想、未尝想的宇宙和人生的根本道理吗?我们甚至可以说,哲学就是从忧天开始的,在古希腊,忧天的杞人倒是不乏知己。”
  此言多么精辟,给人当头捧喝,让人猛醒,原来千百年来扼杀了一个天才、一位哲人。
  读了周先生的哲学美文给人以启迪、联想。是啊!人们都在敬重和赞赏屈原、庄子、王勃、李白、苏轼有关天的遐想,惟独对杞人就得不到尊重?杞人不仅是哲学家,也算是一位历史学家。因为杞人也有历史学家的智慧,他把眼光聚焦在阐述人类历史发展的客观过程上,尽管是义胧的,但反映了杞人的学识和勇气。寓言中那位热心人对天、地、星、月的解释尽管是不科学的,但他那种关心他人的热情、耐心诱导的做法以及勇于探索的精神还是值得称赞的。
  反映了客观历史事实,就是历史学家的天职。人们常会说“自己的历史要靠自己书写”,或者说“写下了历史的新篇章”、“这已经成为历史”等等。这些话语道出了历史的含义:历史就是客观事实,历史学家干什么的?也就不言而晓了。杞人所反映的正是客观的事实。所谓客观事实也就是它具有客观规律性,凡事凡物皆不是从来就有的,而是有着“产生—发展—消亡”的历史过程的。那么,天、地作为世间之物,凭什么能够世世代代永存不灭呢?因而,杞人对于“天塌地陷”的忧虑也是得到社会历史发展客观规律支持的。正如周国平文章所言:“亚里士多德告诉我们,赫拉克利特和恩培多克勒都认为天是会毁灭的,古希腊另一个哲学家阿那克萨戈拉则根据陨石现象断言,天由石头构成,剧烈的旋转运动使这些石头聚在了一起,一旦运动停止,天就会塌下来。不管具体的解释多么牵强,关于天必将毁灭的推测都是得到了现代宇宙学理论的支持的。”
  杞人洞察了历史发展的规律,其实也就是阐述了人类社会过去的发展过程。能有此识,确实不容易。当年,孔子眼见社会“礼崩乐坏”,于是追慕三代,访求古礼。为了探求夏代的文化礼仪,孔子特地前往杞国考察,结果失望而归,他抱怨说:“我欲观夏道,是故之杞,而不足征也,吾得夏时焉。”在此且不论“不足征”之因,就孔子所处的年代而言,距离夏朝已经近千年了,他探访夏朝的礼仪、文化,惟独选择小小的杞国,足见杞国作为夏朝后裔的重要地位,这也反映了杞国在文化的传承上与夏朝的联系是非常密切的,从另一方面证实了杞国的历史是从夏朝所开始的。由此,有文说:“孔子在杞人死后,曾专门去了趟杞国。肯定是被杞人的故事所震撼了,觉得杞人发现了历史发展的规律!孔子不是去周游,不是去讲学,纯粹是为了学习。”虽然这是一种猜测,但也不能排斥孔子对杞人史观的一种认可!此为一。
  其二,历史学家并非有闻必录,罗列万象,而是抓根本的。当年,在杞人的眼前有许多的问题,思想也有诸多困惑。但他对存在的问题进行有意识、有选择的记录。抓住了人类社会最根本的问题,即人类的生存问题,历史学家从事研究的课题难以胜数,紧扣人类生存的题材是第一位的。法国著名历史学家勒鲁瓦?拉迪里非常注重地质、气候、瘟疫、细菌等因素在历史演进中的作用,并认为“地陷、瘟疫等对社会的发展是不容掩饰的重大因素”。
  地理环境的变化,因人为因素的作用而变得十分明显。如人们对黄土高原森林植被的破坏,造成水土的严重流失,给黄河带来了大量泥沙,淤高了河床,下游经常决口改道,据记载,黄河2000年来中下游决口泛滥1593次,大的改道26次。以木材作为建材和燃料而大量砍伐林木,森林受到严重的破坏。沈括通过观察古生物化石,发现了地陷等生态的历史变化。再细读历史文献,还可以看到更多与此类似的早期生态史的记录。历代政令和政论中有关“时禁”或“四时之禁”等涉及生态保护内容的论述,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的生态意识。《吕氏春秋》的《十二纪》记述了一年十二个月的天象规律、物候特征、生产程序以及应当分别注意的诸多事项。其中有涉及生态保护的内容。如孟春之月,“命祀山林川泽,牺牲无用牝,禁止伐木……”先秦时期的政府有“山虞林衡”之设,这是管理林政的官职。森林多寡,对于水量的调节,关系极为重大。古人对于造林的重要性,也不是没有相当的了解。管子说:“十年之计在于树木,为国者当谨山泽之守。”此可视为注重造林、护林思想的最初表现。树木的生根,盘绕土中,能停蓄多量雨水,降雨时即可减少流量。故在河堤两岸植大树十余行,谓之“滉柱”,并认定其他治河办法“终不若滉柱之利为久”(《康济录》)每次大灾过后,朝廷皆下旨教民种树。南北朝后周时,任雍州刺史的韦孝宽曾令部内于官道路侧土堠处,遍植槐树,周武帝知道后甚为高兴说:“岂得一州独尔,当令天下同之。”于是令诸州夹道,一里种一树,十里种三树。宋代因河患日紧,更加奖励植树和保护林木,并下“采樵之禁”。可见,往昔人士知道植树造林可以防水灾,但是知识尚缺,施行督责又不严,原始森林屡遭摧残。
  历史学家对于人类历史的研究离不开对地理环境的变迁的考察。历史学家勒鲁瓦·拉迪里在《历史学家的思想和方法》中说“对地理的考察是历史学家认识历史的着眼点”,又提出“由疾病带来了全球的一体化”的概念,读来令人耳目一新。那样忧天忧地的杞人,可谓是一位“先知先觉的悟者”,和黑格尔、尼采、赫拉克利特以及孔孟老子一样,杞人的思想也闪耀着历史学家善于抓住历史本质的灵光。
  其三,历史学家还有一条显明的特点,那就是实话实说,秉笔直书。说天塌地陷,这是吓坏人的话题,杞人怎么想就怎么说,应该说,这具有一位史学家的品质。古史中的灾异记录,有不少天文星象以及自然变异的信息遗存。《禹贡》和《逸周书·王会解》以及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等文献都记录了生态史料。但承担记录任务的官员往往“畏忌讳谀”以致不少灾异被隐瞒了。可是杞人敢于直言,触及了重大的社会问题,那就是一种敬畏自然的表现。
  大自然绝不会逆来顺受的,到了忍无可忍之时也会报复那些破坏它的人。据说古老的玛雅文化就毁于大自然的报复。当年玛雅人口迅速增长,创造了至今仍为人们所佩服的文化——宏伟的城市、高大的庙宇、无数的艺术珍品。但同时,成片的森林被砍伐,草地被烧荒。当一片土地的自然肥力耗尽时,人们就又去开发新土地,从而引起山洪暴发等灾害。衰竭的自然资源不能满足玛雅人的需求,生存危机引发了部族战争。于是,玛雅文化的死期就到了。这不是危言耸听。许多地方尽管没有发生这种整体生存危机,但山洪暴发加剧,空气污染(如伦敦雾)、水污染等带来的灾难已经危及人类的生存。杞人之忧的证明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明显。
  杞国为夏禹之后,封于今河南杞县,后来东迁山东诸城、安丘,战国初年,被楚惠王所灭。这是个长达1500多年的古国,而历史记载却寥寥无几。《史记》虽列有《陈杞世家》一篇,对杞国的叙述仅二百七十多字。司马迁说:“至禹,於周则杞,微甚,不足数也。楚惠王灭杞,其后越王句践兴。”由此可知,杞国始封于夏朝,夏朝建立之后,夏的统治者为了巩固自己家天下的政权,于是分封了自己的一大批同姓宗族。有的学者对朔方郡垦区遗址进行实地考察后指出,由于战乱和社会的动荡,地表已无任何作物的覆盖,从而使得大面积表土被破坏,尘沙飞扬,最终使这一地区变成沙漠。史载:尘沙飞扬,似如盘石,犹如天塌。杞人的忧虑不是没有根据的。
  忧天有什么不对呢!如今人类对苍天进行孜孜以求的探索,不也是忧天吗?踏上了月球不算,还要到火星上去。究竟要干什么?每年花上万个亿的代价,对人类究竟有什么意义,是想迁徙到外星去居住?还是担心外星人的入侵?一般人是无法理解这样的举动。其实,它是整个人类与生俱来的忧患意识的自然流露,不理解的事情,并非都是儍事,和杞人忧天一样,一点都不可笑。当今的科学家,经常撰文说,某某星星会和地球相撞,某某星星的碎块会落到地球上,不正是杞人忧天的延续么?但现在人们都认为这是科学的判断,而不是荒唐的笑话。杞人的忧虑正透出一个历史学家的眼光和智慧。
  “人无远虑必有近忧”、“祸兮福之所倚,福兮祸之所伏”、“居安思危”……难道所有这些对自身命运进行理性思考的历史学家都应被嗤笑为“杞人”?倘若每个人都因为害怕成为“杞人”而不敢怀疑常识,探索真理,自顾自沉浸在安逸的生活中,那么何来科学的发展、社会的进步?倘若无视客观规律,对自然的索取无度,地震、山崩、海啸、风暴等“天灾”,SARS、禽流感、疯牛病、口蹄疫等“人祸”,频繁发生。如果有一天大自然再也无法承受人类的无边欲望,那么人类的命运无异于“天塌地陷”。那时人类对着一片灰飞烟灭再感叹“原来杞人才是有智慧的先知”,岂不晚矣!
  敬重环境、珍爱资源、亲和自然的观念,无疑是我们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。认真思考“环境”、“自然”、“未来社会”等重要命题。其中一个重要方面,是对于人与自然的关系的历史分析,这关系到人类和自然发展的前景。正是本文的用意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0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